深圳专业离婚律师 ~ 李方敏
9咨询电话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深圳离婚律师网 > 成功案例
康某与郭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7-10-04 09:35:55
 

 当事人信息

原告:康某,女,1987年12月11日生,彝族,住贵州省盘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孝益,贵州勤维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5202201010217575。代理权限为一般授权代理。

被告:郭某,男,1986年12月22日,彝族,住贵州盘县,

审理经过

原告康某与被告郭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5月9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郭懋于2017年6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康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孝益,被告郭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康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分割登记在被告名下的车牌号为贵B×××××的车辆(价值约60000元)、位于红果江××路××大厦××单元××号房屋(预登记号为520004412、面积131.49平方米,价值约370802元),由被告一次性补偿原告80000元;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被告于××××年××月××日在盘县民政局登记结婚,后因双方感情不和,于2016年11月4日自愿到盘县民政局登记离婚,当时双方为方便离婚登记,对登记在被告名下的位于红果江××路××大厦××单元××号房屋未进行分割,该房屋于2016年6月23日购买,当时支付首付款及其他杂费共计96232元,同时被告隐瞒原告其在结婚后离婚前所购买的车辆(原告在庭审中又称离婚时知道该车辆存在),车辆登记牌号为贵B×××××,购买价格约60000元,加上购置税费等约70000元。因此,在原告与被告办理离婚登记时,双方应当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约170000元。现在车辆及房屋均登记在被告名下,车辆及房屋均不适合进行实物分割,应当由被告一次性支付原告货币补偿人民币80000元。

原告康某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离婚证一本、离婚协议书一份,证明原被告结婚及离婚的事实。被告的质证意见为,没有意见。

2.机动车信息查询结果单一份,证明该车辆的登记日期是2016年10月12日,车牌号为贵B×××××的小型汽车属于原被告的共同财产。被告的质证意见为,没有意见,但购买车辆的时候是原被告共同去购买的,该车辆是被告借钱出资购买的。

3.恒丰园计费清单一份,证明购买房子的时候,客户签名一栏是原被告双方共同签署,说明该房产购买之时,原被告双方都是该房屋的权利人,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被告的质证意见为,没有意见。

被告辩称

被告郭某辩称:1.原告的诉讼请求是补偿,而其又请求分割,不清楚原告的请求是补偿还是分割,且被告不同意补偿原告80000元。原告的诉讼请求为“一次性补偿原告人民币捌万元整(80000元)”,从法理角度而言,原告既然提出是补偿,而不是分割,原告未能证实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家庭付出多于被告的义务,请求补偿没有依据。2.车辆问题,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购车辆是被告与自己父母商量,被告父母以出借方式出资为被告购买,因家里当时拿不出那么多钱,便向郭玉英、将先莲、杨慧琴分别借了2万元,被告父母拿了2万元,共计8万元。车辆裸车价为50427.35元,剩余的钱都用在车子落户、购买保险、车辆装饰上。3.房屋问题,原被告长期与父母生活在一起因生活琐事发生矛盾,原被告就想分家另过,但又没有多余的房子,被告父母考虑到全家五口人居住在90余平方米的房子里十分拥挤,因此借款给原被告在红果恒丰园1栋2单元购买一套按揭房。定金20000元,首付80802元,维修基金11177元,附属费4123元,银行按揭工本费、他项权证费130元,共计116232元,以上款项全部由被告父母付清,原被告未拿出一分钱。现在被告每月的个人收入在1600元至2000元左右,每月还要还购房按揭贷款1644.87元,加之抚养孩子以及赡养父母,这已经给被告带来严重的生活负担。4.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夫妻共同财产是指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取得的财产:(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收益;(三)知识产权;(四)继承或赠与的财产;(五)其他应当归夫妻共同所有的财产。以上购车、购房所付款项,原告未出一分钱,被告未出一分钱,全部都是被告父母借给原被告,而不是赠与原被告。5.原告矢口否认不是向被告父母所借而是被告父母所赠与的,如果是借的有什么证据。因为被告是独生子女,婚后一直与父母一起生活,被告与原告每月只有1600元到2000元左右的工资。加之又有一个孩子,每月无余钱向父母交生活费。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省吃俭用,倾注全部积蓄以借原被告的方式为原被告出资购房、购车,直到今天,被告父母也没有说借给原被告的钱不需要原告偿还,虽然被告父母出资购买的车辆登记在被告名下,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应属于被告父母赠与被告的个人财产,但不能掩盖这些资金是被告父母借给原被告而不是赠与原被告的事实。6.离婚协议书对财产分割协议的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规定,离婚协议书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第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签订财产分割协议是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本案原告在签订离婚协议书时,明知在婚姻存续期间购买车辆、房屋的钱全部为被告父母与亲属的借款,所以,原告在无利可图的情况下,自愿不享受车辆、房屋的权利,也不承担相关债务与承担子女抚养费用而同意离婚,并签署离婚协议书。根据本案事实和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无理请求。

被告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年××月××日,原被告登记结婚。2016年6月23日,原被告共同作为客户以按揭贷款的方式购买红果镇江源路恒丰园1幢2单元27层5号住房,支付购房费用96232元(含首付款80802元、维修基金11177元、银行按揭工本费50元、他项权证费80元、合同备案费80元、产权证费80元、土地分割费220元、水入户安装费1650元、电入户安装费520元、有线电视入户安装费480元、楼宇对讲系统费750元、测绘费158元、印花税185元),贷款29万元,于2016年7月19日办理预售商品房买卖预告登记,权利人为被告,于2016年10月12日办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及房屋所有权抵押权预告登记设立登记,义务人为被告,抵押金额为29万元。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被告的父母出资购买一辆东风牌小型普通客车,并于2016年10月12日进行初次登记,车辆号牌为贵B×××××,登记所有人为被告。2016年11月4日,原被告签订离婚协议书,该协议主要内容为:1.男女双方自愿离婚;2.男女双方在婚姻期间无共同财产;3.男女双方在婚姻存续期间无共同债权债务;4.儿子由男方抚养,女方不出抚养费,女方在不影响孩子学习及生活的情况下随时探望孩子。原被告于当日在盘县民政局登记离婚,并提交离婚协议书在该局备案。现原告认为登记在被告名下的房屋首付费用、车辆,在离婚时未予分割,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分割。

上述事实,有离婚证、离婚协议书、机动车信息查询结果单、恒丰园计算清单在卷作证,予以认定。 深圳福田离婚律师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商处理。原被告离婚时,共同签订了离婚协议书,该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也反映了夫妻双方对财产、债务、子女抚养处理的合意,并经婚姻登记机关确认、备案,不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对男女双方均具有法律拘束力。原告在庭审中称其受到被告威胁而签订该协议,但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故本院不予采信。签订离婚协议书时,原被告均明知涉案房屋、车辆登记在被告名下,房贷在被告的名下且未清偿,但仍然在离婚协议书第二条中约定“男女双方在婚姻存续期间无共同财产”,第三条中约定“男女双方在婚姻存续期间无共同债权债务”,双方均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签订该协议的后果应有充分的认知。关于作出无共同财产、无共同债务约定的原因,原告称是因为被告想离婚,这样写方便离婚,被告则称是因为原告承诺不享受财产、不承担共同债务、不支付孩子抚养费。在双方均未提供证据证实的情况下,综合协议第二条、第三条的约定及第四条“儿子由男方抚养,女方不出抚养费,女方在不影响孩子学习及生活的情况下随时探望孩子”的约定,被告关于约定无共同财产、无共同债务的原因的陈述更为合理,故本院对该陈述予以采信。据此,应视为双方离婚时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并登记在被告名下的房屋、车辆,以及债务问题已经协商处理,即保持财产、债务的当时之状态。在被告没有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的情况下,原告要求分割按揭贷款购买房屋而支付的首付款及其他费用、车辆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康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762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3881元,由原告康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逾期不上诉,则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审判人员

审判员郭懋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十日

书记员

书记员李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