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专业离婚律师 ~ 李方敏
9咨询电话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深圳离婚律师网 > 成功案例
深圳离婚律师:刘某与吴某、杨某1等分家析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8-05-06 16:27:18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某,男,1943年11月24日生,汉族,住靖江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沈建国,靖江市江峰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某,女,1946年9月10日生,汉族,住靖江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某1,男,1970年12月3日生,汉族,住靖江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某2,女,1973年3月8日生,汉族,住靖江市。

三被上诉人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曹新亚,江苏百川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刘某因与被上诉人吴某、杨某1、杨某2代为析产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泰兴市人民法院(2017)苏1283民初126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5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刘某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将本案发回重审。事实和理由:1、三被上诉人在一审中均未到庭参加诉讼,致一审没有查清案件主要事实。2、被上诉人提供的离婚证、离婚协议违背客观事实,合法性存质疑,被上诉人吴某自认其为杨某3妻子,杨某3丧事也是在案涉楼房中办理,仪式中孝男为杨某1、杨妻为吴某,吴某注销杨某3户口时,婚姻状况填写为丧偶。3、政府批复中有杨母杨张氏的名字,一审不认定杨张氏的合法财产有失公道。4、借款时间与房屋建造时间并不吻合,一审认定错误,杨某1称其自行筹资建房,却不知建房用款多少,可以反证该房屋为杨某3借款建造。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吴某、杨某1、杨某2共同答辩称:1、本案并非当事人必须到庭的案件,一审根据诉辩双方的举证足以认定本案的事实和适用法律。2、杨某3与吴某的离婚协议和离婚证足以证明双方的婚姻关系于1991年解除,且结合2001年靖圩民初字第169号民事判决书,也已对杨某3与吴某离婚后与丁雪芳再婚离婚的事实予以了明确,以上足以证明杨某3与吴某的婚姻关系早于1991年解除。3、案涉房屋跟杨张氏无关,一审中双方所举证据中也未对此有涉及。4、上诉人在一审中未提供证据证明杨某3生前所借款项系用于建造案涉房屋,相反,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2000年12月19日有权部门发放了案涉房屋的所有权证和土地使用权证,两个证上登记名字为杨某1,故案涉房屋的所有权人应为杨某1。综上,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刘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对位于靖江市新桥镇礼胜村蔡子圩60号房屋及五间平房进行析产确权,判令确认杨某3的遗产份额。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杨某3与吴某于××××年结婚,××××年××月××日生一子杨某1,××××年××月××日生一女杨某2。1991年11月8日,杨某3与吴某协议离婚,并领取离婚证,双方达成的离婚协议书载明:1989年建造的二间三层楼房(实为三间二层)及平顶厢房二间归吴某所有,建房欠外债12000元归吴某偿还,杨某3不承担,子女随吴某生活。

上述离婚协议中所涉房产原以杨某3名义向有权部门申请获准建造,杨某3与吴某离婚后,于××××年××月与丁雪芳办理结婚登记,2002年3月,丁雪芳向法院起诉离婚,2002年4月1日双方经法院调解离婚。2015年11月,杨某3死亡。

2000年5月20日,杨某1向有权部门出具《具结书》及《房屋产权变更申请》,要求将上述房屋产权变更登记到杨某1名下。2000年12月19日,有权部门发放了上述房屋的村镇房屋所有权证及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所有权人及土地使用权者均登记为杨某1。

2011年3月12日,杨某1与匡银章签订房屋改建施工合同一份,约定将上述房屋的土建施工工程承包给匡银章,对上述房屋进行了改建,但该房屋未经有权部门审批,至今亦未领取房产证。

另查,刘某与吴某、杨某1、杨某2、泰兴市皂桥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刘某于2016年4月7日向一审法院起诉。一审法院审理后查明,2010年7月27日杨某3向案外人陈素兰借款370000元,刘某为杨某3提供担保。后陈素兰向法院起诉,要求担保人刘某偿还借款,经法院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2010年2月13日,杨某3向徐连琪借款10000元,后由刘某代为偿还。2010年3月25日,杨某3向刘某借款3600元。2014年8月13日,杨某3向刘某借款10000元。2014年8月29日,杨某3就上述债务与刘某进行了结算,并重新出具借条一份,载明:借到刘某现金计叁拾玖万伍仟元正,以前所有一切手续一律作废。泰兴市皂桥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作为担保人在借条上盖章。一审法院于2016年7月4日作出(2016)苏1283民初274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杨某1、杨某2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其继承杨某3遗产的范围内偿还杨某3所欠刘某借款395000元;二、泰兴市皂桥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对上述款项的给付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刘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判决生效后,因杨某1、杨某2、泰兴市皂桥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未履行还款义务,刘某向一审法院申请执行。一审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冻结了杨某1的部分银行存款和账户。因杨某1提出执行异议,刘某遂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涉讼房产原于1989年由杨某3、吴某夫妻二人共同建造,1991年11月8日,杨某3与吴某协议离婚时约定将所建房屋归吴某所有,建房所欠外债归吴某偿还。协议签订后,双方办理了离婚登记,该协议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应认定合法有效。依据协议,杨某3对上述房产已不享有所有权。2000年12月19日,有权部门发放了上述房屋的房屋所有权证及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所有权人及土地使用权者均登记为杨某1,该登记行为表明房屋所有权人已发生变更。2011年3月12日,杨某1与他人签订施工合同,对上述房屋进行了改建。综合上述事实,可以认定杨某3对本案涉讼房产没有所有权。

刘某主张杨某3向他人借款均用于建造本案涉讼房产,但根据一审法院2016年7月4日作出的(2016)苏1283民初274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杨某3大部分借款均发生在2010年7月前,而本案涉讼房产系2011年3月改建,借款时间与房屋建造时间并不吻合,且该判决书亦未认定杨某3借款系用于建房,刘某亦无其他证据证明其上述主张,故应不予认定。

刘某主张涉讼房产建成后,杨某3亦实际居住,故杨某3对涉讼房产享有所有权。一审法院认为,即使杨某3实际居住在涉讼房屋内的事实属实,但居住权仅为所有权项下的一项权能,享有居住权并不表示享有所有权,两者之间不能等同。故刘某要求对位于靖江市新桥镇礼胜村蔡子圩60号房屋及五间平房确认杨某3的遗产份额之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应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规定,判决:驳回刘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300元,减半收取为3650元,由刘某负担。

本院查明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上述事实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经双方当事人确认,本案二审期间的主要争议焦点为:案涉房屋是否属于杨某3的遗产范围?如是,杨某3生前对案涉房屋享有的产权份额该如何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遗产是指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本案中,案涉房屋原系死者杨某3生前于1989年以其名义申请、与被上诉人吴某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内共同建造所成,原为杨某3与吴某二人的夫妻共同财产。1991年11月8日,杨某3与吴某协议离婚,并对包含案涉房屋在内的夫妻共同财产的归属和夫妻共同债务的承担作出了明确约定,双方约定案涉房屋归吴某所有,建房产生的夫妻共同债务12000元也由吴某承担,双方依此协议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上述离婚协议亦报当地民政部门予以备案。至此,案涉房屋产权已全归吴某所有。后被上诉人杨某1在其母吴某知情并同意的情况下,向相关部门出具产权变更申请,有权部门于2000年12月19日向杨某1颁发了案涉房屋的村镇房屋所有权证和集体土地使用证,该产权登记的行为应视为产权人吴某将案涉房屋赠与其子杨某1、产权变更为杨某1所有的意思表示行为。后杨某1于2011年3月对案涉房屋进行了改建,应视为案涉房屋所有权人杨某1对其所有的房屋所为的添附,因此,由上分析可以看出,2015年11月杨某3去世时,案涉房屋已属于杨某1所有,死者杨某3在去世时对案涉房屋并不享有任何产权。一审法院据此判决驳回刘某要求确认案涉房屋中杨某3遗产份额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应予维持。

上诉人刘某上诉称杨某3与吴某1991年签订的离婚协议以及离婚不实、案涉房屋系杨某3向他人借款后建造所成,对此,上诉人并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明。上诉人一审中提供的户籍登记资料、杨某3的丧事照片等证据并不能直接有效地证明杨某3与吴某的身份关系,是否属于合法的夫妻关系应由当地民政部门出具的相关证明材料予以确认。本案中,杨某3与吴某于1991年协议离婚的事实,不仅有被上诉人方提供的原靖江县人民政府颁发的离婚证、靖江县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备案的离婚书等公文书证予以证明,且有杨某3与案外人丁雪芳的离婚纠纷、与案外人丁南菁的赡养费纠纷的相关生效法律文书予以确认,上述一系列书证均可证实,杨某3早在1991年即与吴某协议离婚,并于××××年与与其早有同居关系的案外人丁雪芳登记结婚,后又于2002年经法院调解与丁雪芳离婚的事实。而上诉人为杨某3担保向陈素兰等人借款的事实发生在2010年,此时距离杨某3与吴某协议离婚已近二十年之久,故上诉人二审中提出的杨某3与吴某系虚假离婚、有逃避债务之嫌的主张明显与常理不符;且上诉人并未能提供初步的反证来推翻上述公文书证和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离婚事实,亦未能提供杨某3与吴某办理复婚的证据,故对其二审期间要求对1991年的离婚证和离婚书上的签名及按印是否是吴某本人所为进行司法鉴定的申请本院不予准许。至于上诉人提出的案涉房屋系杨某3向他人借款后建造所成的上诉理由,该项上诉理由仅仅系上诉人以借款发生在杨某1改建房屋前数月推断而成,其并未能提供杨某3生前以自己的名义对案涉房屋进行改建、添附的证据,且退一步讲,即便杨某3生前确实将所借款项部分或全部交由杨某1改建房屋,从现有的证据来看该行为也仅能视为杨某3对杨某1的赠与,而非与杨某1共同投资建房,故对其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亦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所称案涉房屋中应有杨某3母亲杨张氏的产权份额问题,经查,杨某31991年申请建房时,杨张氏虽系家庭成员,但此时杨张氏已近八十高龄,而杨某3申请建房的理由是“老屋破旧、重新翻建”,故上诉人并未能提供任何初步证据证明杨张氏共同出资、出力重建房屋的事实。且从杨某3在其与丁南菁的赡养纠纷一案中的陈述可以确认,杨张氏在杨某3与吴某离婚后,一直与吴某、杨某1等共同居住在案涉房屋内,其对2000年杨某1办理案涉房屋产权证的行为也应当是知情并同意的。故对其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亦不予支持。本案一审期间,一审法院在三被上诉人共同委托的特别授权代理人出庭应诉的情况下审理本案、查清事实,并依法作出一审判决,程序并无不当,上诉人称三被上诉人本人应当出庭应诉的上诉理由,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刘某所持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300元,由上诉人刘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周军生

审判员王小莉

审判员万辉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七年八月一日

书记员

书记员朱文中